华南高手论坛

米开朗基罗传记读后感

发布日期:2019-07-24 01:22   来源:未知   阅读:

  罗曼。罗兰先生所著的巨人三传之一《米开朗基罗传》,是傅雷先生所译。书中除了传记原文以外,还附有米氏相关作品彩色插图一百五十余幅。读罢此书,心中感慨万千。

  在书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活的生命,一个真实的米开朗琪罗。他平易,但又超凡脱俗。他无以伦比的艺术天赋和创造力全部献给了艺术,他追求艺术真善美之表现力的执着与忠诚更是感人。米开朗琪罗是无愧于那个时代,无愧于巨人的称号的。

  米开朗琪罗生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那是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他是一个精神的贵族。他是个天才。他有一种骇人的生命,猛烈地爆发,使他太弱的肉体与灵魂有所不能承担。

  在创造的不断冲动中,他除了夜以继日的工作,除此以外什么都不想。他在继续不断的兴奋中生活。

  他狂野,他不羁,他高贵。他欣赏自己,赞赏自己,他不答应别人把他当艺术家来看。他认为,天才这个词都不配于他。

  他的父亲也劝告他不要劳作过度,但是劝告并不起作用。他从不肯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更合人性些。他只以极少的面包与酒来支持他的生命。

  大师留存下来的作品,无论是建筑、雕塑还是绘画,任何一件都已成为不朽,它们与他一样名垂千古。

  米开朗基罗生于一四七五年三月六日,安息于一五六四年二月十八日下午五时。享年90岁。

  他的一生就在不息的艺术冲动与创造中渡过。无数的失败,无数的成功,他走完了自已充满坎坷的一生。最终他用自已的精神和生命为人类留下了无限宝贵的财富。

  一七九二年,二十二岁的路德维希·凡·贝多芬从波恩来到维也纳,一直到他一八二七年逝世,他就从未离开过这座对音乐家特别有吸引力的城市。贝多芬的绝大部分作品是在这里创作的。他的九部交响曲全都在维也纳举行了首演式。一八零五年,他唯一的一部歌剧创作《费德里奥》也在维也纳的国家歌剧院举行了首演。贝多芬被后人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交响曲作家。他的《英雄交响曲》充满了激情。他的第九部交响曲取材於德国诗人席勒的《欢乐颂》,如今已经成为欧盟的盟歌。

  辉煌的创作并不能掩饰贝多芬多难的一生。一八零二年,贝多芬由於逐渐丧失听力,悲愤之余,写下了一封可能是给他兄弟的遗嘱。激情满腔的禀性迫使他频繁地搬家。他在维也纳市区北部有温泉的地方留下了几十处居所。但是温泉最终还是无法挽救他的失聪,一八一九年,贝多芬的听力彻底丧失了。一八二七年,人们在Waehringer Friedhof 魏林格墓地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一八八八年,贝多芬的遗骨被安放到维也纳中央陵园。

  贝多芬晚年频繁迁居,虽然留下了众多的故居,但是很多故居未能作为展览馆向游客开放。贝多芬当年喜欢居住在名叫海里根施塔特(Heiligenstadt)的地方,离市区很远,在市区的正北方。一八零二年,贝多芬居住这个城区,在这里创作了他第二部交响曲。同年十月,贝多芬在这里写下了《海里根施塔特遗嘱》,这是一封他写给两个兄弟的信,这封信并未寄出,如今仍然完好地被保存在这里。贝多芬的这处遗址如今被称作为「海里根施塔特遗嘱屋」,周二至周日向游客开放。

  帕斯克瓦尔蒂楼房(Paqualitihaus)是贝多芬居住时间较长的一处住所。一八零四年至一八一五年间,贝多芬虽然数次离开这个居所,但是最后却又返回到此地。楼房的主人帕斯克瓦尔蒂是贝多芬的好朋友,每次贝多芬出走,他都吩咐佣人不要出租贝多芬的房间,因为“他总是会回来的”。在这里,贝多芬经历了创作的鼎盛期,他的第四、五、六部交响曲,第四钢琴协奏曲和歌剧《费德里奥》都是在这里创作的。

  一八二七年,贝多芬去世时,众多的朋友和崇拜者前来吊唁。贝多芬被安葬在魏林格墓地(Waehringer Friedhof)。文学巨匠格里尔帕策曾经在悼词中说 “贝多芬把他的一切献给了众人,从他们那里却一无所获,於是他就远离了众人。”能够让贝多芬瞑目九泉的是,舒伯特一八二八年也被安葬在此,与他相伴。人们为了纪念舒伯特这位年轻的天才音乐家,在魏林格墓地的旁边修建了一座舒伯特花园(Schubertpark)。如今,这座魏林格大街上的舒伯特花园是众多游客流连的地方。

  一八八八年,两位音乐大师的棺木被一起移到中央陵园。如今,贝多芬被埋葬在中央陵园名人墓地32A的第29号墓穴中。

  一八八零年,崇拜贝多芬的人们还为其建造了一座纪念碑。从此,这个地方更名为贝多芬广场。贝多芬塑像的周围围绕著九个小天使,象徵音乐大师不朽的九部交响曲。

  《巨人三传》是由法国著名作家罗曼·罗兰的《贝多芬传》、《米开朗琪罗传》和《托

  尔斯泰传》组成,它们均创作于二十世纪初期,无论在当时还是在后世都产生了广泛的影

  响。在这三部传记中,罗曼·罗兰紧紧把握住这三位拥有各自领域的艺术家的共同之处,

  以感人肺腑的笔墨,写出了他们与命运抗争的崇高勇气和担负全人类苦难的伟大情怀,为

  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巨人三传》就由我国著名翻译家傅雷先生译成中文,一流

  的传主、作者和译者,使这部作品很快即成为经典名著。即使到了今天二十一世纪,我们

  重读这部著作,也能从中感受到作者和传主传达给我们的深刻的力量。正如傅雷先生在译

  者序言中所说,“惟有真实的苦难,才能驱除浪漫底克的幻想的苦难;惟有克服苦难的壮

  烈的悲剧,才能帮助我们担受残酷的命运;惟有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才

  能挽救一个萎靡而自私的民族……”傅雷先生是为了挽救二十世纪初的中国社会和中华民

  族而翻译了《巨人三传》,希冀中国革命伟大的先行者们能从这些伟人的生涯中汲取生存

  的力量和战斗的勇气。今天,当我们的民族渐渐流于功利主义、我们的社会渐渐盛行物质

  欲望的时候,重读《巨人三传》可以使我们从这些巨人们伟大的品质中看清一个民族得以

  《巨人三传》(又译为《名人传》)是法国作家罗曼·罗兰(1866-1944)的作品。

  罗曼·罗兰被《不列颠百科全书》称为“二十世纪法国文学中最伟大的神秘主义者之一”

  、“人类深深爱戴的作家”。在中国,他的长篇小说《约翰·克利斯朵夫》(1903-1912

  )、《母与子》(又译《欣悦的灵魂》,1922-1934)拥有众多读者,它们表现了作者对

  罗曼·罗兰出生在法国中部高原一个小镇,少年跟随父母迁居巴黎,一八八六年进入

  巴黎高等师范学校攻读历史。在罗马法国考古学校(1889-1891)开始研究日尔曼文化,

  获博士学位后,在巴黎高等师范学校和索邦大学教授艺术史。后来辞去大学教职,过着简

  20世纪初,他的创作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罗兰为让世人呼吸英雄的气息,替具有

  巨大精神力量的英雄树碑立传,连续写了几部名人传记:《贝多芬传》(1903)、《米开

  朗琪罗传》(1906)和《托尔斯泰传》(1911)等。同时发表了他的长篇小说杰作《约翰

  ·克利斯朵夫》,该小说于1913年获法兰西学院文学奖金,由此罗曼·罗兰被认为是法国

  当代最重要的作家。1915年,为了表彰他的文学作品中的高尚理想和他在描绘各种不同类

  两次大战之间,罗曼·罗兰的创作又一次达到高潮,1919年发表了写于1913年的中篇

  小说《哥拉·布勒尼翁》,1920年发表了两部反战小说《格莱昂波》和《皮埃尔和吕丝》

  ,1922至1933年又发表了另一部代表作《欣悦的灵魂》。这一时期还发表了音乐理论和音

  乐史的重要著作七卷本《贝多芬的伟大创作时期》(1928-1943),此外还发表过诗歌、文

  学评论、日记、回忆录等各种体裁的作品。他的主要戏剧创作,囊括于总标题《信仰悲剧

  》(包括《圣路易》,1897;《埃尔特》,1898;《理性的胜利》,1899)和《革命戏剧

  》之中(包括《群狼》,1898;《理性的胜利》,1899;《丹东》,1900;《七月十四日

  》,1902;《爱与死的较量》,1925;《罗伯斯庇尔》,1939)。他的其它重要作品还有

  散文集《内心旅程》(1942)、回忆录《贝玑》(1944),以及大量音乐评论等。

  《巨人三传》是罗曼·罗兰教授艺术史和研究音乐期间写作的,包括三个艺术家传记

  :《贝多芬传》(1903)、《米开朗琪罗传》(1906)和《托尔斯泰传》(1911)。实际

  上,罗曼·罗兰很早就倾心于英雄传记的写作,二十世纪初期开始写作英雄传记,他预计

  写的有几十种,有的还未完成。已经发表的除了《巨人三传》之外,还有《米勒传》(19

  02)、《亨德尔传》(1910)、《昂贝道格传》(1915)、《甘地传》(1924)、《贝济

  传》(1944)等。罗兰计划在每一本伟人传记中写出每个英雄人物的特殊品质和他们之所

  以成为英雄的原因。罗曼·罗兰写作英雄传记的目的很明确,正如他在《贝多芬传》初版

  序言中所说,“我们周围的空气多么沉闷。古老的欧洲在污浊败坏的空气中昏睡。卑鄙的

  物质主义压迫思想,阻止政府和个人行动。社会在机巧、卑下和自私中窒息。人类喘不过

  由于二十世纪初期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战争不断,世界进入了一个弱肉强食和物欲横

  流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人类更需要的是高贵的灵魂、甘愿自我牺牲的精神、及

  以痛苦为人类献祭的榜样。罗曼·罗兰希望通过重新发掘人类历史上的巨人的伟大品质,

  以此来激励生活在战乱和痛苦下的人民,让他们重新燃起对生命和对人类的信仰。《巨人

  三传》的传主分别是十九世纪德国音乐家贝多芬、文艺复兴意大利雕塑家米开朗琪罗和十

  九世纪俄国作家托尔斯泰,这些艺术巨匠们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的一生几乎都充满着

  患难,而他们都能在磨难中成就自己的天才。罗曼·罗兰用他细致优美的文笔把这些他所

  称为“英雄”的人带到人们面前,并且强调,“但愿不幸的人,看到一个与他同样不幸的

  遭难者,不顾自然的阻碍,竭尽所能地成为一个不愧为人的人,而能藉以。”